神出鬼沒!游擊戰不簡單

神出鬼沒!游擊戰不簡單

說起“游擊戰”3個字,想必大家都耳熟能詳。然而,游擊戰到底怎么打?其戰術應用范圍及特點又是什么?本文擬結合二戰時期東西方主要反法西斯戰場的相關戰例,為您揭示游擊戰的“不簡單”。

中國:“土八路”有土辦法

中國:“土八路”有土辦法
  • 抗戰時期,中共武裝及國民黨軍隊在對日作戰時均采用過游擊戰術,其中尤以前者發動的游擊戰最為成功,著名的游擊戰16字訣“敵進我退,敵駐我擾,敵疲我打,敵退我追”,也由此名揚天下。中共領導的游擊戰深植于自身基本國情之中。上世紀三四十年代,中國仍是一個貧窮落后、以自然經濟為主的半封建國家,9成以上人口分布在廣大農村,這就決定了游擊戰的開展離不開農民的參與,而大名鼎鼎的地道戰、地雷戰,就誕生于冀中平原、山東丘陵的鄉村地帶。圖為圖為晉察冀抗日根據地民兵在進行軍事訓練,從他們肩扛的紅纓槍也可看出當時中國敵后抗戰之艱苦卓絕。

  • 以地道戰為例,這一古老戰法在宋代即已出現??拐絞逼?,中共發動民眾,將之改造、創新,最終形成了別具一格的平原游擊戰術。資料顯示,1941至1945年,八路軍及其領導下的民兵堅持在冀中平原上開展地道戰,挖掘的地下通道密如織網。但與先前強調“隱蔽+防御”功能的傳統地道不同,冀中地道更兼具“生活+攻擊”作用。史載,當時日軍為控制冀中平原,修筑了2萬余千米公路,而抗日軍民挖掘的地道總長達25萬千米,人民戰爭的無窮偉力可見一斑。圖為正在地道中運動的抗日民兵。

  • 以保定冉莊地道為例,地道全長16千米,一般距地面2米,洞內高約1至1.5米,寬約0.8至1米,內部設有望孔、射擊孔、通氣孔、陷阱、翻板、指路牌、水井、儲糧室等。洞口隱蔽、可防水、防火、防毒。整個地道網打防結合、進退自如,儼然一座攻防兼備的地下堡壘。依托地道,冉莊民兵以很小代價,斃傷日偽軍上千人,創造了人類戰爭史上的奇跡。圖為冉莊地道剖面模型示意圖,可以看出其雖是“土法上馬”,卻構思巧妙,布局復雜,形成了一整套攻守兼備、平戰結合的立體地下工事體系。

  • 地雷戰最初誕生于太南地區(今山西東南部一帶),1940年之后,這一戰術逐漸在膠東半島等丘陵起伏地帶推廣開來并發揚光大。埋設地雷的本質在于“守株待兔”,因此其精髓在于合理布置各式“陷阱”,引誘敵人上鉤,并讓敵人防不勝防。圖為抗日民兵在鐵路線埋設地雷。

  • 由于生產力落后,抗日民兵所用地雷多靠自行研制,類型多達30余種雷,從簡易的踏雷、拌雷、石雷到較復雜點的子母連環雷、拉雷、水雷,再到工藝更復雜的梅花雷、丁字雷等等。據統計,在地雷戰開展最活躍的山東海陽,當地民兵共與日偽軍作戰2000余次,斃傷俘敵1500余名,繳獲各種武器600余件。圖為民兵抗日民兵在土法造雷,此舉原本是因為地方武裝缺少鋼鐵,難以制造正規地雷的權宜之計,沒想到用起來后發現這種地雷日軍無法探測(沒有金屬),而且碎石、陶瓷破片在炸藥爆炸后殺傷很大,于是在各根據地迅速推廣開來。

  • 山地游擊戰是中共武裝對付強大日寇的又一法寶。眾所周知,山地交通阻塞、地形隱蔽、擁有較大的回旋緩沖空間,不利于機械化部隊機動。而在中國,三分之二國土為崎嶇起伏的山地、高原或丘陵,八路軍、新四軍活動的中心區域也多位于山區,并依托后者創造出花樣繁多的山地游擊戰術,其中最廣為人知的有麻雀戰、山地破襲戰等。圖為東江縱隊在山地叢林區伏擊日寇。

  • 麻雀戰,顧名思義,就是指抗日軍民像覓食的麻雀一樣三三兩兩地出動,時聚時散、忽東忽西,出沒于密林山野、峽谷隘口等隱蔽地形,出其不意地襲擊敵人??拐絞逼?,麻雀戰是太行山根據地反擊日寇大掃蕩的主要戰法之一。圖為抗日民兵不斷襲擾日偽據點,用射箭(捆綁宣傳品)的方式對敵展開攻心戰。

  • 在位于太行南麓的河北曲陽,全國戰斗英雄、民兵游擊組長李殿冰就是運用麻雀戰的好手。1941年8月,1200多名日偽軍進山掃蕩,李殿冰帶領游擊組隱蔽在溝兩側的山梁上伏擊敵人。他們一會在北山頭開火,一會在南山梁打槍,趁敵人饑渴時又在水源地設伏,僅半天時間就斃傷日偽軍30余人。1943年9月16日晚,李殿冰與戰友開槍誘敵,使1000余名日軍在夜色中自相殘殺,死傷58人,損失戰馬3匹。圖為描繪麻雀戰的連環畫,圖中的抗日兒童團員正利用“鐵皮桶里放鞭炮”的方式,模擬機槍射擊的聲音,以此吸引日軍,掩護抗日武裝轉移。

  • 山地破襲戰亦稱破擊戰,即游擊隊在山地發動的、以破壞和襲擊敵后方及縱深內重要目標為主的作戰樣式。破襲戰的戰術目標并不在于敵人本身,而是后者賴以生存和機動的交通運輸線、通信和工程設施、重要技術兵器、補給基地等。圖為八路軍和游擊隊相互配合破襲日軍交通線。

  • 以1940年8至12月實施的百團大戰為例,活躍在華北敵后戰場的八路軍主力及當地民兵以正太鐵路為主要襲擊對象,同時對平漢、津浦、北寧、平綏、同蒲、平古、白晉、滄石、德石等鐵路、公路展開破襲,戰線長達4000公里。大戰期間,八路軍共與日偽軍戰斗1824次,攻克敵人據點294個,斃傷日軍2萬多人、偽軍5000多人、破壞鐵路900多里、公路約3000里,繳獲大批武器裝備。值得一提的是,最初八路軍總部只部署了20來個團發動正太路破襲戰,但大破襲帶來了大戰機,促使更多部隊和地方民兵自發參戰,書寫了40萬抗日武裝主動對敵出擊的恢弘篇章。

  • 中共領導的抗日游擊戰為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做出了突出貢獻。據統計,抗戰期間,八路軍、新四軍和華南各抗日縱隊對日作戰超過12萬次,斃傷、俘獲及受降(包括反正)的敵偽軍多達171萬余人,其中日軍52萬余人,繳獲槍支69萬多支、炮1800多門。

  • 需要強調的是,這樣的戰績是在日偽軍不斷殘酷掃蕩、自身經濟和軍工實力弱小、基本得不到外援的情況下取得的,可謂來之不易。而且與二戰期間打死一名士兵需耗彈2.5萬發的平均數相比,中共抗日武裝每斃傷一敵僅消耗子彈30發、手榴彈7枚,游擊戰術的強大威力令人嘆服。圖為日本人繪制的有關中國地雷戰的戰史插畫,大意是日寇在山間小路縱隊行軍,結果先頭部隊踩上了“土八路”埋的地雷并導致傷亡,只得召喚衛生兵趕緊前來救護,其面對敵后游擊戰所暴露出的狼狽不堪躍然紙上。

歐洲:國情迥異 各有千秋

歐洲:國情迥異 各有千秋
  • 上文提到,游擊戰法與所處戰?。ü遙┑淖勻?、人文環境息息相關。衛國戰爭期間,蘇聯游擊戰的主要模式為大規模的平原破襲戰,地雷戰、地道戰、麻雀戰等群眾性、小型化游擊戰法在該國并不盛行,究其原因:首先,蘇聯的淪陷區多為視野遼闊的東歐平原,地勢平坦,便于游擊隊縱橫捭闔,遠程奔襲。其次,二戰爆發前,蘇聯已是歐洲最大工業國,游擊隊所處戰區城鎮密布,鐵路、公路縱橫交錯,發動針對敵后交通線路的破襲戰有“先天優勢”。另外,蘇聯發達的軍工業為游擊隊提供了充足裝備,后者很少糾結于武器短缺的困擾。圖為蘇聯游擊隊員的合影,別看只有7個人,卻裝備了3挺輕重機槍、1支沖鋒槍和至少2支步槍,真打起仗來火力可了不得,若放在中國戰場,短時期內壓制住鬼子兵1個中隊(連級單位)問題不大。

  • 蘇聯游擊隊開展的破襲戰以規模巨大著稱,其在戰法上與百團大戰類似。例如,1943年8月3日至9月15日,蘇聯游擊隊發動代號“鐵道戰”的破襲攻勢,參與人員達10余萬人,匯聚了5個州的167支游擊隊,戰線從庫爾斯克直抵西部邊境的廣大縱深地帶。游擊隊在長達1000公里的戰線上對所有鐵路線實施破擊,共拆除鐵軌21.5萬根,折合單線鐵路1342公里。此外,游擊隊還攻克數目眾多的敵軍據點,僅白俄羅斯的游擊隊就擊潰44支德軍守備隊。此役造成德軍部分鐵路線癱瘓3至15個晝夜,希特勒不得不抽調大批部隊執行鐵路警衛任務,庫爾斯克會戰的準備工作也受到影響。圖為圖為1943年8月,正在破壞德軍運輸鐵路的蘇聯游擊隊。

  • 蘇聯游擊隊規模龐大,其最多時有6200多支隊伍,總兵力達100多萬人,這還不包括蘇聯額外動員的400多萬民兵。這些人員均歸蘇軍游擊運動總司令部統轄,各加盟共和國、邊疆區和州則設有次一級指揮部。6大方面軍及各集團軍的軍事委員會也下設專門機構,直接組織、領導淪陷區游擊戰。除直接參戰外,蘇聯游擊隊還擔負了大量艱巨的敵后偵察任務。1943年4至12月,前者先后查明德軍165個師、177個團和135個獨立營的集結地點,其中有66次竟然搞到了敵軍編制、兵力、指揮官姓名等“高價值”情報。圖為1943年拍攝的正在偵察敵情的蘇聯游擊隊員。

  • 除大規模破襲戰外,蘇聯游擊隊擅長的另一戰法為奔襲,即通過實施快速遠程機動,以迅雷之勢突擊敵后方,出其不意地打擊對手。1944年,烏克蘭騎兵游擊兵團連續奔襲45天,足跡遍及烏克蘭、波蘭的35個地區。在蘇方奔襲戰的打擊下,德軍損失慘重,僅1944年下半年在白俄羅斯和烏克蘭戰區,德軍就因此損失5.3萬人、約600臺機車、4900余節車皮、186輛坦克和裝甲車,以及1.56萬輛汽車。整個衛國期間,蘇聯游擊隊共斃傷俘敵軍官兵、文職人員150萬人,約占蘇軍總殲敵人數的30%至35%。如此輝煌戰績,即使與裝備更精良、兵力更龐大的西方盟軍相比也毫不遜色。圖為二戰期間戰斗在克里米亞的蘇聯女游擊隊員。

  • 二戰時期的南斯拉夫游擊戰比較“另類”,這主要是由其特殊國情決定的。一方面,當時的南斯拉夫仍是個工業落后、城市化發展緩慢的農業國。另一方面,南境內地形復雜,山川縱橫,西北部是廣闊的喀斯特石灰巖高原,非常適合人員隱蔽、利于開展山地游擊戰。圖為1944年拍攝的南斯拉夫游擊隊,多數戰士還只是稚氣未脫的孩子,南斯拉夫人民為世界反法西斯事業所作出的巨大犧牲和貢獻可見一斑。

  • 在鐵托領導下,南共游擊隊采取“農村包圍城市”的策略,在山區和農村建立敵后根據地,廣泛發動以山地破襲和突圍(反“圍剿”)為主的游擊戰。圖為1944年9月,鐵托和其他南共領導人在隱蔽的山洞內開會。

  • 1943年6月,德意出動13個師共12.7萬人,對1.6萬人的南共游擊隊主力發動代號“黑森林”的圍剿行動。后者經9天奮戰,以犧牲5000多人的代價突出重圍。之后,南共游擊隊迅速挺進東波斯尼亞,開辟了新的解放區。1941至1945年間,頑強的南共游擊隊以山地為依托,先后粉碎軸心國7次圍剿,不僅自身發展成擁有66萬人的強大武裝,更被譽為二戰中依靠自身力量解放祖國的戰斗典范。圖為英姿颯爽的南斯拉夫女游擊隊員。

  • 較之蘇南兩國,法國游擊戰又呈現出別樣景象。不同于尚處在前工業時代的南斯拉夫,當時的法蘭西無論工業比重還是城市化率,均已超過50%。僅首都巴黎一地,就匯聚了全國五分之一的人口。與此相對應,法國淪陷后,7成以上的抵抗組織成員生活、戰斗在城市里。圖為1944年8月的巴黎,法國抵抗組織正在戰斗,像這樣西裝革履、頭發梳得齊整的游擊隊員,大概也只有在法蘭西才能看到,而這也從一個側面折射出法國城市游擊戰的與眾不同。

  • 需要說明的是,別看照片中抵抗組織戰士都端著槍在戰斗,但實際上在淪陷的大部分時間里,法國城市游擊戰的主要樣式并非直接的武裝斗爭,而是宣傳動員民眾、刺探傳遞情報、營救落難盟軍以及與后者“里應外合”打擊敵人。1940至1945年,法國共產黨為爭取各階層群眾參與抵抗組織,先后印發了18種、近百萬份傳單和14萬本宣傳冊,至少爭取到20萬積極分子和30萬實際參與者。

  • 據法國抵抗組織老戰士麥克斯·魏因斯坦回憶,1944年8月下旬,為接應從諾曼底登陸的盟軍解放里昂,他與戰友奉命保衛一座重要橋梁,并騷擾德軍的撤離計劃。他們幾十個人靠著一挺機槍,居然嚇退了一支1200人的德軍特遣隊。圖為1944年8月29日,法國抵抗運動的戰士在與德軍作戰,照片中這位女戰士名叫西蒙娜(題圖也是她),她在2天內打死2名德國軍人。

  • 別看軍工業發達,但由于侵略者的高壓統治與瘋狂破壞,法國城市游擊隊員長期處于武器匱乏、供給不繼的艱苦環境中,平時還需要合法身份作掩護。麥克斯白天就在一家工廠的鑄造車間工作,晚上則要餓著肚子從事散發傳單、張貼宣傳品、涂寫標語,或轉運槍械、炸藥、雷管等地下工作。由于德軍戒備森嚴、燃料匱乏,自行車成為抵抗組織通信員的主要交通工具,一些女游擊隊員甚至每周都要參加二戰版“環法自行車大賽”,騎車穿梭于巴黎和里昂之間。圖為1944年,法國抵抗組織在巴黎設置路障抵抗德軍。

綜述:戰術不簡 “單”則難勝

綜述:戰術不簡 “單”則難勝
  • 實際上,游擊戰絕非“小打小鬧”,相反,作為二戰時期運用最頻繁、最成熟的戰術之一,它創造的能量、包含的智慧超乎想象。圖為1944年,配合八路軍主力屢建奇功的冀中白洋淀民兵游擊隊,后者正駕著小船準備迎戰來犯日寇。

  • 據統計,二戰時期,全球游擊區總面積達845萬平方公里,包括中國、蘇聯、菲律賓、馬來西亞、南斯拉夫、希臘等幾十個國家的上千萬人參與其中。在戰略層面上,游擊戰直接配合了正面戰場,有些地區的敵后游擊隊伍甚至成為抗擊法西斯的中流砥柱。在中國戰場,中共領導的人民武裝抗擊了半數左右的侵華日軍和9成以上的偽軍。圖為八路軍正在對俘虜的日軍士兵進行感化教育。從照片中可以看到,八路軍嚴格執行優待俘虜的政策,日俘面前都擺有水果,事實也證明只有八路軍真優待,日俘才會自發產生反戰情緒。

  • 在歐洲淪陷區,敵后抵抗運動牽制的納粹兵力多達200萬人。南歐小國阿爾巴尼亞,當時人口不過百萬,卻通過游擊戰拖住了17萬軸心國軍隊,殲敵約7萬人。即便在游擊戰基礎最薄弱的西歐,據艾森豪威爾估計,僅法國、荷蘭、比利時3國的抵抗組織就頂得上15個正規師。圖為1943年4月,一名蘇聯游擊隊員一邊沖鋒一邊撿起德軍的機槍。

  • 前面提到,各國游擊隊在戰術創新和運用上可謂“八仙過海,各顯神通”,其戰法變化莫測,有的甚至令人拍案叫絕,從這點上看,游擊戰就很不簡單。劉伯承元帥對八路軍游擊戰術曾有過一段精辟的論述:“敵人在掃蕩時,為避免我們伏擊起見,通常是走山梁與走平行小路。我們應在其必經之路上削壁削路、埋地雷、投滾雷,并配合以麻雀戰,以阻絕其運動,或壓迫之于我所愿望的方向,這些是便于我主力給以有力的打擊?!蓖嘉笨谷樟鈉銼慷?。

  • 當然,也不能把游擊戰吹噓成“神乎其神”的超級戰術,其同樣有不少局限性,要取得重大戰果并不容易。圖為抗日武裝在炸鐵橋破壞日軍交通線。

  • 首先,游擊戰不能脫離正面戰場而孤立存在。離開正面戰場、正規軍的人員、物資、裝備及情報支援,游擊隊很容易陷入舉步維艱的地步。楊靖宇領導的東北抗聯在全民族抗戰開始前孤軍奮戰,其艱苦卓絕可想而知。圖為日本關東軍在炮擊抗聯武裝。

  • 而蘇聯游擊隊之所以“經久不衰”,與它在體制、組織、武器支援等各方面都牢牢捆綁于蘇聯紅軍息息相關。例如在“鐵道戰”發起前,蘇聯空軍在半個月內向敵后游擊隊空投了150噸炸藥、約18萬米導火索、近60萬個雷管以及大量武器裝備,有力地保障了這場破襲戰役的勝利。圖為蘇軍教官正向游擊隊員演示如何投擲手榴彈。

  • 其次,游擊戰的開展不能脫離民眾基礎,一支游擊隊之所以區別于散兵游勇,就在于前者往往擁有穩固的敵后根據地,以及與當地民眾之間的深厚聯系。二戰時期,各國敵后游擊隊均注重發動、吸收各階層群眾,并建立自己的根據地或活動區域。如希臘“全國人民解放軍”主要以品都司山區和波羅奔尼薩地區為根據地,人員發展至3萬人。圖為正在山地行軍的希臘游擊隊員。

  • 南共游擊隊則在1943年初,鞏固了位于本國中部的西波斯尼亞和克羅地亞的解放區,面積約37.5萬平方公里。菲律賓的“華僑游擊支隊”雖輾轉于全呂宋島,但主要活動區域仍為南呂宋的熱帶雨林。馬來半島的2000多名“人民抗日軍”戰士,則在該國西南部、新加坡等地建立了多處活動據點。圖為1944年,菲律賓游擊隊領導人涅韋斯·費爾南德斯向美軍展示自己是如何用長刀殺掉日本鬼子的。

  • 中共領導的八路軍、新四軍,更是建立了以陜甘寧、晉察冀、晉綏、山東、蘇北、蘇中、淮北、皖江等為主的20多個抗日根據地,面積約100萬平方公里,涵蓋近1億人口,人民軍隊也發展到120余萬人。圖為百團大戰后,根據地群眾給勝利歸來的八路軍戰士佩帶光榮花。

無論是日本關東軍在東北堅壁清野、設立集中營,還是華北日軍推行“三光”政策、發動大掃蕩,目的都在于妄圖通過一系列反制戰術,切斷抗日武裝與群眾間的血肉聯系。但歷史早已雄辯地證明,通過行之有效的敵后游擊戰,再強大兇殘的侵略者也必將葬身于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中。

調查

你覺得二戰后哪國游擊戰最精彩?
  • 0%
  • 80%
  • 0%
  • 20%
投票 投票成功,感謝您的參與

歷史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