糧草先行:后勤補給真要命

糧草先行:后勤補給真要命

中國春秋兵家孫武在《兵法十三篇》中曾言:“軍無輜重則亡,無糧食則亡,無委積則亡?!笨杉?,后勤關乎勝敗存亡,而縱觀二戰,幾乎沒有一個戰略、一場戰役乃至一種戰術的規劃與實施不與后勤密切相關,同盟國與軸心國皆然。

中共:因地制宜 自力更生

中共:因地制宜 自力更生
  • 現代后勤保障涉及方方面面,中國古代戰爭中“糧草為重”的傳統視野已難以涵蓋機械化戰爭后的新形態。而在作為反法西斯東方主戰場的中國,透視中共抗日武裝的后勤補給狀況,有助于人們深入體會中國抗戰之艱苦卓絕。圖為根據地民兵在軍事訓練之余,將槍支架在田間地頭,又投入到緊張、忙碌甚至?;姆牡吶┮瞪?。

  • 國共第二次合作后,中國工農紅軍改編為八路軍、新四軍,先后建立了十幾個相互聯結的根據地,組建了數百個“架子團”。鑒于敵后斗爭的特殊性,毛澤東指出,沒有給養的籌劃,裝備的整理,民眾條件的配合,什么主動、靈活、進攻等事,都是不能實現的。在這一戰略方針指引下,中共創立了一套獨具特色的后勤體系。圖為華北3大抗日根據地形成示意圖(局部)。

  • 充足的糧草是抗日武裝與強大敵人長期周旋的重要支撐。而根據地的糧食生產由于受連年旱災、蝗災影響,以及日軍搶糧、掃蕩的破壞,部隊保障一度十分困難。為此,中共采取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應對措施。圖為1944年美國記者福爾曼訪問敵后根據地時,與當地女孩一起紡線。

  • 首先是鼓勵開荒,發展生產。在當時完全“靠天吃飯”的落后農業條件與動蕩環境下,增加耕地面積是提高糧食產量的最有效途徑。以華北地區為例,1940年春耕時期,冀西各縣開荒總數超過1萬畝;太岳區開荒4300畝,公地熟荒恢復耕種約10820畝;太行區19個縣消滅熟荒44697畝,開墾生荒33765畝。通過軍民齊上陣的大生產運動,到1942年底,陜甘寧邊區糧食自給率達到60%以上,1943年實現完全自給。僅在南泥灣,到1944年,八路軍359旅就開荒26.1萬畝,收獲糧食3.7萬石,養豬5600多頭,不但完全滿足了部隊所需,還上繳了1萬石公糧,足夠1個八路軍步兵團(約2000人)吃上1年。圖為1941年初,阜平沙河畔,3名八路軍女戰士在為大生產運動積肥。

  • 第二是減租減息,減輕人民負擔。根據中共中央指示精神,1940年10月,冀太聯辦(注:中共于1940年8月1日成立的冀南、太行、太岳抗日民主政權)公布《減租減息暫行條例》,規定租額減少25%,地租不超過收獲總額的37.5%,債務年利率不高于10%。減租減息本質上是一項社會改良政策,此舉不僅爭取到更多開明紳士加入抗日行列,更得到農民的熱烈擁護,使之生活有所改善,抗日和生產熱情空前高漲。

  • 僅在魯東南的濱海專區,1944年參軍人數(4700人)就超過原計劃(1700人)近2倍,而整個山東根據地,截至1943年全區民兵已達50萬之眾,是當時山東日偽軍兵力的2倍以上。原本只有9000余人的八路軍129師,到抗戰勝利也壯大為擁有近30萬精兵的強大武裝。圖為美國記者福爾曼與幾名根據地民兵愉快交談。

  • 第三是武裝護糧+戰斗繳獲。針對日寇搶糧行徑,中共針鋒相對。例如1942年5月,太行分局、129師發布關于保衛麥收斗爭的聯合命令:“敵人搶糧計劃數目很大,僅上黨區即達50萬石以上……我各地即應按收割時間,立即布置保衛麥收的斗爭?!鋇攪絲拐膠篤?,中共武裝還主動出擊,通過戰斗繳獲補充糧食、彈藥等軍需物資。比如1944年8月,山東渤海軍區部隊發起利津攻堅戰,斃俘日偽軍1600余人,繳獲糧食75萬公斤及足夠裝備1個團的武器彈藥。圖為1943年7月,八路軍官兵在觀看北岳東線戰斗中繳獲的日軍92式步兵炮。

  • 如果說糧食是中共武裝的血脈,那么軍械是其克敵制勝的利刃。但在當時條件下,由于日寇瘋狂掃蕩、國民黨軍隊的摩擦封鎖,加上技術落后,中共武裝不僅裝備差,而且彈藥奇缺??拐獎⒑?,八路軍3個師4萬多名官兵,僅有1萬余支各色槍械,平均每支槍30發子彈。1萬多人的新四軍,槍支更是少得可憐,被陳毅戲稱為“長梭鏢師”。新四軍1師繳獲了3門山炮,打1發炮彈得師長粟裕批準。放眼二戰戰場,無論哪個陣營,都找不到像八路軍、新四軍這樣艱苦的軍隊。圖為晉察冀衛生部創辦的制藥廠,當時抗日軍民衛生條件之簡陋可見一斑。

  • 但困難再多、再大,敵后抗戰都得堅持下去。為此,中共提出“以自力更生為主”的軍工保障方針,毛澤東在1937年11月13日致電各部隊“自給自足,不靠別人?!?939年3月,八路軍建立了從總部到軍、師、旅的統一后勤體制。其中,總部設后勤部,下轄供給部門負責軍械物資的籌備、儲存和供應,師、旅分設軍械科,負責修理軍械、收發并保存武器彈藥和工作器具。此外,八路軍還著力加強軍工和兵站建設。

  • 以晉察冀邊區八路軍兵工廠為例,1940年為配合百團大戰,該廠主動延長工時至每天20個鐘頭,創造了月產手榴彈20萬枚的奇跡。而著名的八路軍黃崖洞兵工廠,截至1941年11月已生產步槍4000多支、擲彈筒800門、擲榴彈2萬多發,年產武器彈藥可裝備16個團。圖為根據地兵工廠在生產手榴彈支援抗戰。

  • 兵站和道路建設也是抗戰時期中共后勤建設的重要組成部分。在戰略防御和相持階段,各敵后根據地主要任務是破交斗爭,但在轉入反攻后,運動戰增多,道路建設隨之加速。以陜甘寧邊區為例,1937年,邊區首先修筑了延安至延川王家屯40千米的交通干道,使咸榆公路全線可通汽車。1938年,邊區動員民眾修通了延安至安塞的大車路,1939年又擴展至龍石頭及茶房川。1940年修通了延安至溝槽渠的交通道。1941年完成慶定、慶臨、延臨、延志、延靖及清澗等地交通網。圖為1944年美國記者福爾曼拍攝的照片,可以看到,八路軍在山區用馬匹攜帶物品以加快行動速度,沿途重要路口/隘口還部署有站崗的民兵。

  • 與此同時,八路軍兵站體系也逐步得到發展。1939年3月,八路軍后勤部長楊立三在晉東南成立總兵站部,沿交通運輸線對八路軍進行物資供應、轉運等綜合保障,并根據戰場環境分設基本兵站、隨軍兵站、游擊兵站和先遣兵站。1940年百團大戰第一、二階段,晉中地區就依托兵站網為前線部隊轉運軍糧1.4萬石、電線桿1800根、柴草100余萬斤、軍鞋3萬雙、蔬菜2萬斤、羊1000多只。圖為工人們在太行山上搬運鍋爐,以便建立抗日根據地兵工廠。

盟軍:轉產迅速 實力超群

盟軍:轉產迅速 實力超群
  • 后勤的本質是經濟戰,是綜合國力的比拼,這一點在二戰時期的歐洲戰場尤為明顯。早在戰前,盟軍的綜合國力就已遠超軸心國集團,比如1937年,美、英、法占世界經濟總量的56.1%,而德、日、意僅占20.4%。此后,隨著戰時經濟體制逐漸形成,盟軍很快在軍事上奪回優勢。1939年二戰全面爆發時,美、英、法的煤炭產量就已達到德、意、日的1.9倍,電力和鋼產量均超過德、日2.9倍。

  • 戰爭期間,英國率先將雷達用于防空作戰,美國則研制成功了計算機,耗資25億美元造出了原子彈。到1945年,美國已經可以年產飛機4萬架、坦克2萬余輛、每個月下水1艘航母。而軸心國的軍工生產卻日益窮途末路,日本由于鋼供應不足,戰爭末期干脆停止了輕型坦克生產,德國的核武計劃也胎死腹中。圖為二戰時期的美國轟炸機生產線。

  • 具體以蘇德戰場來對比,“巴巴羅薩”行動前,德國的戰爭機器已高速運轉數載,1939至1940年,其武器產量增加54%,液體燃料產量增加2倍,合成汽油增加7倍,機床總數是蘇聯的1.5倍,鐵路運輸量比蘇聯高1倍以上。即便到了1944年,納粹德國仍可造出足夠裝備130個步兵師和40個裝甲師、200萬人的新武器。正是依靠強大的后勤保障,德軍在侵蘇戰爭初期占盡優勢。圖為1943年位于德國卡塞爾的坦克廠,左邊是裝有105毫米火炮的StuH 42自行突擊炮,右邊是裝有75毫米火炮的3號突擊炮(G型)

  • 但隨著戰局發展,轉入戰時軌道的蘇聯開始發力。以空軍裝備為例,到1943年,蘇聯飛機產量已超過德國,而整個衛國戰爭期間,蘇聯共有25種新飛機(含改進型)、20余種航空發動機研制成功并投入生產。1943年,蘇軍部隊新武器比例大幅提高,火炮為83%,輕武器為42.3%,空軍武器為67%,坦克為80%。蘇聯火炮年均產量是德國的1倍多,反坦克炮多1.6倍,迫擊炮則多近4倍。戰功顯赫的152毫米榴彈炮,從設計到大規模制造僅用了45天。1942到1944年,蘇聯坦克月產量超過2000輛,而德國的最高產量才1450輛??舛箍嘶嵴膠?,蘇軍的優勢地位更加牢固,平均年產2.7萬輛坦克、3.4萬架飛機、近21萬門火炮和迫擊炮。圖為描繪庫爾斯克會戰的畫作。

  • 需要說明的是,蘇聯之所以能夠頂住納粹德國的第一波瘋狂進攻,并迅速恢復軍工生產,與“民主國家兵工廠”(羅斯福語)——美國的支持是分不開的。早在1938年,時任美國總統羅斯福就敏銳地意識到一場世界大戰在即。1月28日,羅斯福要求國會撥款建立一支能保衛太平洋和大西洋的兩洋海軍。3月,美國海軍在夏威夷秘密舉行大規模軍演,參演艦艇數量達150余艘。5月1日,美國又舉行了一次空前規模的??昭菹?。慕尼黑會議后,羅斯福又于1939年1月要求國會批準追加近14億美元的國防預算,以加強巴拿馬運河區及夏威夷沿海的防御設施。同年4月25日,美國通過海軍航空基地法,規定在夏威夷、波多黎各、阿拉斯加、帕爾米拉和美國本土海岸,新建、改建11座空軍和潛艇基地,以此為即將到來的大戰做好充分的后勤準備。圖為二戰“三巨頭”——丘吉爾、羅斯福和斯大林在雅爾塔會晤。

  • 圖為蘇聯空軍第19戰斗機近衛飛行團裝備的美制P-39“飛蛇”戰斗機。因為該機由英國“轉手”而來,所以保留了皇家空軍的涂裝。據統計,蘇聯在1941年12月至1945年2月間共接收了5578架P-39戰斗機,其中4952架參加了戰斗。蘇軍獲得的P-39的數量占到盟軍援蘇所有戰斗機總數的36%和所有軍機數量的27%。

  • 通過1939年和1941年兩度修改中立法,美國批準武裝商船,并允其前往交戰國港口。1941年1月,羅斯福向國會提出租借法案,請求國會撥款70億美元,計劃到1942年6月,為英國、蘇聯和中國分別提供6634架、1835架、407架飛機。這一切極大地緩解了反法西斯前線國家在戰爭初期的后勤保障困難。根據1941年9月底商定的援蘇方案,美英等國從1941年10月初至1942年6月要供應蘇聯大批軍需物資,其中僅坦克用裝甲鋼板就多達每月1萬噸,可供造出800至1000輛T-34/76坦克。

  • 對于西方援助的重要性,就連赫魯曉夫都承認,“若無美國的食品,我們撐不下去”。圖為蘇軍工兵正在清理地雷和鐵絲網,以便讓后邊的一隊運輸軍用物資的美制斯圖特貝克中型卡車通過。二戰期間,美國共向蘇方提供了10萬輛該型卡車。

  • 但在大戰初期,由于缺乏經驗和德國潛艇實施的大西洋絞殺戰阻撓,美國的全球后勤保障體系運轉得并不順暢。為此,美軍于1942年對后勤指揮體系進行大改組,新設7個下屬部門:軍械部、軍需部、衛生部、通信部、化學部、工兵部及運輸部,負責調配美軍的物資供應和運輸。美國還編織了一張橫跨7大洲4大洋的戰略交通網,主要包括:在格陵蘭和冰島建立??棧?,開辟越過北大西洋的航線;向南經西印度群島、巴西、非洲北部到達埃及、伊朗及印度;供應蘇聯的后勤路線有3條,即經大西洋到摩爾曼斯克和阿爾汗格爾,經太平洋到海參崴,經伊朗鐵路到里海地區;運往中國的貨物經大西洋、非洲、印度再到中國。為了更高效地運送物資,美國又專門成立了空運司令部,著名的“駝峰航線”就是由其開辟的。圖為盟軍運輸機正準備穿越喜馬拉雅山脈。

  • 戰爭進入1943年后,美軍征召的新兵大都編入后勤部隊。以美國陸軍為例,到1945年戰爭結束時有作戰部隊204.1萬人,而后勤部隊也有155.8萬人。在亞太戰場,美軍除海上艦艇補給外,還利用珊瑚礁修建臨時前進基地,組建“后勤支援團”,并成立了專門修建各種后勤設施的“海上蜜蜂”工兵營。該營在太平洋戰區修建了大量倉庫、機場、油庫等后勤設施。到1945年,僅太平洋戰區就穿梭著3000余艘勤務船。圖為1945年二戰末期,美軍“海蜂營”在沖繩修建基地。

  • 在歐洲戰區,后勤的重要性更為凸顯。例如,諾曼底登陸前2年,盟軍便著手開展后勤準備工作,為120萬大軍囤積了大量物資——2000萬平方英尺的隱蔽部、倉庫和商店,9.4萬個醫院床位,35萬平方英尺的停車場,2萬多節車皮,270英里鐵路及163個飛機場。登陸戰期間,美軍1個月便更換了汽車2000輛、坦克500輛、武器3.6萬件等。強有力的后勤支持保證了盟軍反攻歐陸最終取得成功,前者也因此被稱為“戰爭史上最驚人的后勤計劃之一?!比繽妓?,這張著名的諾曼底登陸戰照片充分展示了當時西方盟軍的強大后勤保障能力。

日本:敲骨吸髓 窮兵黷武

日本:敲骨吸髓 窮兵黷武
  • 二戰德軍的后勤保障已在上文提及,且蘇德之間的后勤比拼主要是2個歐洲工業強國之間的實力較量,故不再贅述。反觀軸心國陣營,倒是日本因綜合國力較弱,其后勤保障中“以戰養戰”的特色最為明顯。圖為1938年,日軍在廣州海珠橋頭盤查過往行人時,用刺刀逼迫一名攜帶較多行李的中國男子下跪。

  • 有資料顯示,1936年日本各種軍需品原料的自給率分別為:鐵砂23%,銅59%,鋁30%,鉛8%,棉花20%,煤油8%,鋅29%,錫29%,羊毛5%;石油、橡膠、鎂、銻等幾乎完全依賴國外進口,而生絲、油料、煤、鹽、大豆、生鐵、谷物等歷來依靠從中國輸入。而同時期(1937年),日本的軍工產量已達到年產作戰飛機1580架、大口徑火炮744門、坦克330輛、汽車9500輛的水平。明眼人一看便知,這樣的國情注定日本要靠掠奪為對外擴張“輸血”。圖為1925年剛下水的日本航母”赤城“號。

  • “以戰養戰”政策便是日本在侵華戰爭轉入長期化過程中,為解決國力衰竭、補給困難、戰線過長等一系列問題,作為“國策”而確立的戰爭指導和經濟掠奪政策,其本質就是通過在中國占領區實施殘暴的經濟戰,填補自身維持長期侵略戰爭所產生的巨量物資消耗。圖為侵華日軍的行進縱隊,可以看到其中長長的輜重隊伍。

  • 具體手段上,首先便是控制金融業。日軍占領東北后,劫收東三省銀行并大肆掠奪黃金、白銀。1932年設立偽滿中央銀行,將原東北的官銀號變更為偽中央銀行的分支行。日本在侵略中國東北的14年中,從東北運出黃金9359萬兩、白銀15.38億兩,相當于中國“康乾盛世”(按歲入5000萬兩白銀計算)時期50年的財政收入總和。這些黃金、白銀大部分被運往英美等西方國家,用來換取石油、鋼鐵等戰略物資,滿足日本“以戰養戰”的戰爭需求。圖為日寇占領北平城。

  • 其二是控制交通運輸業。日本控制了全東北的鐵路、公路、水路交通,以便掠奪當地物資、修建軍事基地和向關內輸送軍需物資、兵源。第三便是掠奪戰略資源。1933年,滿鐵在鞍山設立昭和制鋼所,1937年產能就達到生鐵70萬噸、鋼28萬噸,約占日本當時鋼材產量的3成以上。另外,日本利用東北的鋁,年產近千架飛機,大都用于侵略戰爭。圖為1931年南滿的一段鐵路線。

  • “七·七”事變后,日軍全面侵華,戰爭在華北、華東、華中陸續展開。1938年10月日軍攻占武漢后,加緊拉攏汪精衛集團,1940年9月,日本制定了《日滿華綜合開發綱要》,按照“經濟一體”方針,在淪陷區大肆掠奪物資以支持其戰爭消耗和實施南進政策。

  • 舉例來說,從1937到1942年的5年期間,日本共在華北劫掠勞工600余萬人,為其軍工生產充當苦力。1938年10月,日本成立“華北開發會社”和“華中振興會社”2個專門負責開發掠奪的侵略機構,并分設18個和13個分公司,它們掌握了中國北部與中部淪陷區的交通、電信、航運、煤鐵、鹽業、水電等實業。而8年侵華期間,日軍至少從中國征走221萬噸大米與465萬噸小麥,這還不算粗糧。而這2組數字,已經超過國民政府抗戰期間的糧食征購(借)數目。圖為日本97式轟炸機空襲重慶。

  • 日本侵略者的殘酷超經濟掠奪給中國人民帶來深重災難。即便在生存條件相對寬松的淪陷區大城市,比如北平城,中國人有錢也不準吃大米、白面,只能吃瓜子皮、花生皮磨成的雜合面,許多中國孩子因此被餓死。普通上海百姓吃的主糧,則是日偽配給的碎米、苞米粉和少許面粉,里面夾雜大量石子。圖為背井離鄉的中國難民。

  • 而在國統區,高官都未必能吃飽飯。國民政府軍令部長徐永昌曾赴蔣介石官邸用餐,9人4菜,根本不夠吃。一線部隊的中國士兵普遍面黃肌瘦,營養不良。就連號稱飲食標準最高的駐滇遠征軍,也不過每人每月1斤肉。圖為第2次長沙會戰期間,供應宜昌援軍的鄂西民夫運糧隊正跋山涉水,向前線艱難行進。(參考消息網獨家策劃,轉載請注明來源)

  • 下期預告:《雷霆一擊:閃擊戰有門道》,敬請關注!

隨著戰局發展,日本為建立獨霸亞洲和西太的大東亞帝國,實現經濟上完全“以戰養戰”之目的,遂于1941年底發動太平洋戰爭。但在同中美蘇等反法西斯盟國的較量中,其最終走向窮途末路,由此宣告了“以戰養戰”方針的徹底破產,真可謂興也后勤,亡也后勤。

調查

你認為中國抗戰的最大后勤難題是什么?
  • 0%
  • 80%
  • 0%
  • 20%
投票 投票成功,感謝您的參與

歷史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