寸步不讓:防御戰很兇險

寸步不讓:防御戰很兇險

軍事上有句話叫“攻強守弱”,這是由戰爭本身特有的邏輯形態“黑箱博弈”所決定的——進攻方往往可以自主選擇進攻的時間、地點,而防御方通常只能被動接招。二戰期間,地面戰仍是主要的作戰方式,防御方雖有不少條件可資利用,但效果卻越來越有限。本文擬從正反兩方面,結合二戰各主要戰場的典型戰例,來剖析防御戰,特別是野戰防御為何在技術進步的背景下越發難打。

塹壕失靈

塹壕失靈
  • 先來看一下東方主戰場——中國戰場的情況。以1931年“九·一八”事變為標志,中國最早進入了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序列。但與歐洲戰場相比,中國的抗戰自始至終都是一場技術屬性偏低的舊式戰爭,而這一點在防御戰上體現得尤為明顯。圖為在進攻上海市區的日寇。

  • 以1932年“一·二八”淞滬抗戰為例,中國軍隊仍以塹壕戰為主要方式,而日軍也缺乏突破戰壕的技術手段和戰術革新。當時,中國軍隊在上海城區附近,可依托城市建筑打造防御體系,與日軍展開對峙。在野外,中國軍隊因缺乏重型火炮等壓制性武器,通常以土木工事為掩護,以重機槍陣地為支撐點,同時在一定縱深上配備少量迫擊炮。圖為十九路軍依托建筑物頑強抵抗。

  • 由于日軍的92式步兵炮在1932年4月才設計定型,當時其步兵小隊裝備的大正十年式擲彈筒射程只有175米,低于重機槍。而中國軍隊在防御時,則可憑借“土木工事+重機槍+迫擊炮”形成局部火力優勢,從而某種程度上化解日軍以“分隊滲透防線,突破后穿插”戰術為主的攻勢?;凇耙弧ざ恕笨拐?,中日雙方總結經驗,由此形成2種不同的戰術套路。圖為盤踞上海的日本海軍陸戰隊。

  • 中方(國民政府)認為“土木工事+重機槍+迫擊炮”能有效阻擋日軍,值得推廣。遂于1932年后全國整軍,特別是中央軍組建德械師階段,對于輕重機槍、迫擊炮的配置較為重視。到1937年淞滬會戰時,中國軍隊的德械師雖只勉強達到德軍1932年輕步兵師的標準,但仍成為堪與日軍抗衡的中堅力量。 中方這種基于實戰總結經驗,進而調整軍隊建設的方式和態度值得肯定,但其缺陷在于沒能用動態的眼光觀察戰爭。圖為訓練中的德械師機槍手。

  • 日方在“一·二八”后,意識到自身弱點,加快了陸軍基層火力投放力量的建設。到1937年,日軍不僅在大隊(營級)裝備了輕便的92式步兵炮,還在中隊(連級)、小隊(排級)加大了擲彈筒的密度。日軍一個小隊,往往裝備1挺輕機槍或1支擲彈筒,一個中隊則配屬一個裝備3具擲彈筒的火力支援小隊。圖為日軍92式步兵炮,可看出其相當輕便,可人工拖曳,操作也比較簡單。

  • 日軍裝備的89式擲彈筒(1932年量產),射程介于手榴彈和迫擊炮之間,專門用于打擊中國軍隊的重機槍陣地。例如,1937年淞滬會戰中,中方42旅的36個重機槍陣地,有32個被日軍擲彈筒打掉。一旦中國軍隊防線的支撐點被擊破,日軍步兵分隊就可穿越缺口實施滲透。圖為1942年侵華日軍使用擲彈筒。

  • 同時,日軍還憑借射程與精度優勢,用92式步兵炮攻擊中方迫擊炮陣地。中國軍隊的土木工事在日軍重炮轟擊下,也無法起到太大的防御作用。一旦日軍突入中國軍隊防線,就可發揮白刃格斗的近戰優勢。而中國軍隊的“三大防御要素”被日軍破解后,往往只能在損失慘重后撤退、甚至潰退。圖為日軍炮兵在上海街頭射擊。

  • 當然,以當時中國的國力和教育體系,無法對現代戰爭有更深層次理解在所難免,好在中國有豐富的傳統軍事思想,可在戰略層面彌補微觀技戰術的不足。圖為四行倉庫附近的中國軍隊陣地,這種僅有沙包、塹壕而無頂部防護的開放式工事,很難抵擋日寇曲射火力的襲擊。

誘敵之法

誘敵之法
  • 抗戰中,處于劣勢的中國軍隊,在積累血的教訓后,逐漸找到了對付日軍的辦法。 國民政府組織的臺兒莊戰役中,李宗仁誘敵深入,吸引日軍進入預設陣地,然后集中優勢兵力聚而殲之,取得了抗戰以來第一次戰役級別的大捷。徐州會戰后期,李宗仁又組織禹王山戰役,充分利用丘陵地形,阻擊日軍重兵27天,掩護主力順利撤退。圖為李宗仁。

  • 數次長沙會戰中,薛岳采用“天爐戰法”,將兵力在作戰區域布成網狀據點,以伏擊、誘擊、側擊、尾擊等方式,分段消耗敵軍兵力與士氣,層層化解日軍攻勢,最后將之“拖”到預設決戰地區聚殲。長沙會戰中國軍隊繳獲的日寇武器。

  • 上述2個戰例,均系正面戰場中國軍隊防御日軍進攻的經典戰役。從戰術上分析,它們都是成功的大規模野戰防御,具備諸多共性。圖為日本海軍登陸部隊在房屋廢墟中使用迫擊炮射擊。

  • 首先,中國軍隊(防御方)在兵力上處于絕對優勢,可抵消戰力不足造成的損失。圖為進攻上海的日本軍官檢查傷員。

  • 其次,在防御體系里都有穩固的支撐點,要么是磚石結構的立體防御工事(如臺兒莊),要么是以山地為依托的陣地體系(如禹王山),要么是長期經營的戰略據點(如長沙)。圖為十九路軍依托齊胸深的塹壕抵御日寇進攻。

  • 再次,指揮協調比較順暢,各級指揮員和部隊嚴格貫徹戰術,如臺兒莊戰役后期,李宗仁以軍法強令湯恩伯部出擊以斷敵后路。圖為淞滬會戰中的中國守軍正用望遠鏡觀察敵情。

  • 可見,在敵強我弱、軍隊技戰術差距難以彌補的情況下,要打贏一場防御戰,條件相當苛刻。這也是為何縱觀整個抗戰,正面戰場此類勝仗屈指可數的主要原因。圖為日軍97式坦克進入上海街頭。

巧打防御

巧打防御
  • 與正面戰場相比,中共領導的敵后抗日武裝力量更為弱小。如果以二戰西方標準看,八路軍、新四軍正規部隊,只能勉強算得上武裝民兵。那些手持長矛、梭鏢、土槍的游擊隊,與同時期的蘇聯、南斯拉夫等國的游擊隊相比更是天壤之別。圖為1939年的八路軍戰士,他們頭戴的鋼盔和手中的“歪把子”機槍、“三八大蓋”步槍,全都繳獲自日寇。

  • 如此低下的裝備水平,決定了中共武裝在正面戰場打正規戰的作用有限。當然,世事無絕對。1937年,115師的平型關大捷、120師的雁門關伏擊戰,都是中共武裝參加正面戰場的經典戰例,也體現了中共善打巧仗的特點。其實,打巧仗也是沒辦法。裝備那么差,你讓八路軍怎么發動大規?;嵴??圖為屹立在恒山之巔的八路軍哨兵。

  • 也正因為如此,八路軍、新四軍更善于在戰爭中學習戰爭。百團大戰中的關家垴之戰后,中共軍隊認識到土石工事和擲彈筒的威力,開始在根據地兵工廠仿制擲彈筒,加強手榴彈的配置和戰術養成,訓練部隊挖掘簡易工事和利用地形構筑臨時工事的能力。圖為抗日根據地軍民在練習投彈,從這一側面也可看出中共對于步兵基本戰術的養成極為重視。

  • 圖為1938春,戰斗在河北淶源浮圖峪古長城的八路軍??梢鑰吹貿?,中共武裝很善于利用地形,并構筑或依托防御工事進行戰斗。其實打仗就是這樣,比拼得不僅是兵力、火力和勇氣,還要看誰的戰術意識更強,更會打巧仗。

  • 而針對日軍滲透戰術,中共還加強了官兵拼刺訓練(當然也是因為彈藥不足),并著重培養部隊的夜戰和反滲透能力。圖為1940年冬天的北岳區反掃蕩戰斗,照片中的八路軍戰士已刺刀出鞘,正向敵人發起白刃沖鋒。

  • 這些有針對性的訓練,很快在實戰中得到體現。著名的劉老莊戰斗中,新四軍不滿編的一個連(82人),依托村莊阻擊優勢日偽軍,以全連犧牲的代價,成功掩護大部隊轉移。從戰術上看,此戰是典型的以點代面的防御戰例。圖為描繪劉老莊82烈士的電影海報。

  • 當時,該連就地據點防守,造成“機關總部所在地”的假象,誘使日軍誤判主攻方向。假使該連選擇逐次防御,就可能讓日軍參透其真意。而該連沒有第一時間被強大敵軍摧垮,足見其戰力不可小覷,也進一步迷惑了對手。圖為準備發起進攻的日寇。

  • 與正面戰場相比,中共的防御戰術指導思想更明確、方式也更靈活,主要特點是:不計較得失、保存有生力量、機動尋殲敵軍有生力量,化解敵方攻勢。在抗日根據地的反掃蕩作戰中,類似劉老莊這樣的戰例屢見不鮮。正是通過艱苦卓絕的戰火洗禮,八路軍和新四軍最終成長為讓日寇又恨又怕的抗戰勁旅。圖為八路軍359旅在五臺戰斗中俘敵10余名,將之釋放遣返前,中方指揮官與日俘談話。

鐵甲洪流

鐵甲洪流
  • 寫了這么多中日交鋒,不僅因為中國是反法西斯的東方主戰場,還因為中日都是典型的東方國家,注重謀略。接下來,我們將進入西方主戰場,著重分析技術屬性不斷增大后的軍隊,在防御戰中的戰術選擇。圖為1945年蘇軍坦克縱隊駛往柏林前線。

  • 其實,上文提到的日軍分隊滲透、穿插突防戰術并不新鮮。早在一戰期間,俄軍的“勃魯希洛夫”攻勢就將這一戰術發揮到極致。但同時,一戰也把“塹壕+機槍+迫擊炮”的防御戰術發揮到極致。面對縱橫交錯的塹壕,步兵分隊即便突破頭道防線,也會被第二、三道防線的迫擊炮和機槍“清掃”,損失很大。塹壕戰于是變成令人談虎色變的“絞肉機”。圖為描繪勃魯西洛夫攻勢的畫作。

  • 雖然后來英國人發明了坦克來突破塹壕,但受技術限制,早期坦克速度慢,機動性不高,這導致一戰后西方主流軍事思想界對于坦克的戰術價值認識不足。其關于防御戰的理論積累,仍未超脫一戰塹壕戰的窠臼。這種認識的集中體現,就是法國舉全國之力,修筑“鋼筋水泥化的塹壕”——馬其諾防線防線(入圖所示)。如果步兵的機動性仍以人的速度來衡量,馬其諾防線的思路不能說有錯。但問題是,有些人已經走在了時代前面。

  • 以古德里安為代表的一些西方軍事家,在希特勒的支持下對德軍進行了大膽的機械化、摩托化改造,他們的努力在二戰初期收到奇效。當時的歐洲各國軍隊,面對德軍裝甲部隊的突破、奔襲,往往一交手就喪失了抵抗能力和意志。圖為1940年,德軍第6裝甲師在法國境內長驅直入。

  • 而實際上,當時西歐國家軍隊與德軍的裝備差距,遠不如中日那樣懸殊。尤其是法軍“索瑪”S-35坦克,性能甚至優于德軍3號坦克。那么,為何其仍在后者攻勢下不堪一擊呢?圖為德軍坐在一輛傾覆的法軍S-35坦克上休息。

  • 歸根結底,是由于戰爭的技術屬性越來越強,軍事思想與戰爭機器結合程度的高低,決定了部隊戰斗力的發揮程度。德軍充分發揚裝甲部隊的機動優勢,集中力量打擊敵軍防線薄弱部,突破后再利用機動性優勢,在敵方部隊組織第二道防御體系和反擊之前,迅速擴大戰果。法國戰役中,德軍繞過馬其諾防線,從比利時阿登森林突入英法聯軍防線,深入法軍背后,一舉奠定勝局。圖為德軍西歐作戰示意圖。

  • 此后直到蘇德戰爭前期,歐洲各國面對納粹德軍的鐵甲洪流,雖然取得一些局部勝利,但總體上幾乎是毫無辦法。真正對閃擊戰組織起有效防御的戰例,還要到廣袤的東歐平原和北非沙漠里去尋找。圖為1940年,法軍反坦克炮兵準備抵御德軍裝甲部隊進攻。

血肉磨坊

  • 衛國戰爭前期,蘇軍在德國的閃擊戰面前幾無還手之力,部隊成建制地土崩瓦解,上百萬官兵淪為俘虜。從戰術上看,出現這種情況,與蘇軍相對落后的防御方式緊密相關。西線各國軍隊的問題在蘇軍身上同樣存在。好在蘇軍不斷向敵人學習,逐漸發現并利用了閃擊戰的缺點。圖為1941年,德軍在斯摩棱斯克俘虜大批蘇軍。

  • 1941年莫斯科會戰中,在嚴寒天氣的幫助下,蘇軍集中優勢兵力,擊敗德軍于城下,打破了閃擊戰和納粹德軍的“不敗”神話。而從軍事角度看,莫斯科防御戰的戰術價值也頗具看點。圖為描繪莫斯科保衛戰的畫作,表現的是蘇軍步兵和坦克踏著厚厚的積雪趕往前線迎敵。

  • 蘇軍發現,德軍在莫斯科城下的失敗,主要是因為超越了克勞塞維茨所說的“進攻頂點”。德軍補給能力無法支撐連續進攻,人員消耗也難以很快補充。這說明,像德軍這樣技術屬性越強的軍隊,其對后勤的依賴也越大?;諫鮮齜治?,蘇軍有意識地組織防御,逐漸找到了對付德軍進攻的方法。圖為描繪莫斯科保衛戰的畫作,表現的是蘇軍指揮員親臨火線偵察敵情。

  • 以1942年的斯大林格勒戰役為例。德軍為迫使蘇聯屈服,在斯大林格勒方向上集中了60個德國師、仆從國部隊約43個師、1200輛坦克和自行火炮、1.7萬門大炮和迫擊炮、1640架作戰飛機。其中負責主攻的第6集團軍,有14個師27萬人(后來增加到33個師約47萬人)、3000余門火炮和迫擊炮、500輛坦克和1200架作戰飛機。圖為斯大林格勒戰役中手持蘇制沖鋒槍的德國軍官。

  • 而蘇軍從1942年7月摸清德軍意圖后,就不停地向斯大林格勒增兵,包括專門組建了下轄33個師的斯大林格勒方面軍,并在兩翼部署負責支援的頓河方面軍和東南方面軍。到1942年11月,德軍雖已控制斯大林格勒80%以上的城區,但因先后損失數十萬精銳部隊,力量大大削弱。而蘇軍雖也損失慘重(傷亡率高達75%),卻仍向戰區集中了143個師110.6萬人、1.55萬門火炮和迫擊炮、1400多輛坦克和自行火炮和1350架作戰飛機,準備發起反擊。1942年11月30日,蘇軍將軸心國部隊約27萬人合圍。1943年2月2日,德軍殘部9萬余人(包括總司令保盧斯元帥)被迫投降。圖為描繪蘇軍在斯大林格勒浴血奮戰的畫作。

  • 從戰術上看,蘇軍在斯大林格勒的打法,與薛岳在長沙的“天爐戰法”可謂異曲同工。首先,防御方沒有簡單地據點防守,而是以堅城為依托形成戰略支撐點,將防線擴至城外廣大區域,以加快消耗敵有生力量。其次,防御方的總兵力一定要占優勢,要有充足預備隊,以應付戰場消耗和組織反擊。第三,確保戰術支撐點的穩固,以便黏住敵軍進攻矛頭,為反擊爭取時間。圖為1943年1月堅守斯大林格勒一處陣地的蘇軍步兵。

  • 上述3條聽上去簡單,真要做起來卻不容易。防御方不僅要花大力氣構建防御體系,還要確保己方人員、物資儲備充足,同時保障作戰資源得到及時調配。斯大林格勒戰役后期,德軍幾乎將城市完全占領,但唯獨沒能拿下蘇軍控制的伏爾加河灘頭。而恰恰是通過后者,蘇軍源源不斷地從河對岸向城內輸送有生力量。這種“添油戰術”固然血腥而殘酷,卻最終將德軍“拴”牢在斯大林格勒,為后續合圍打下了基礎。但此役,蘇軍也付出了傷亡112萬多人的巨大代價??杉?,蘇軍對付德軍閃擊戰的“法寶”,就利用大縱深的防御陣地,逐漸化解德軍的凌厲攻勢。圖為描繪蘇軍正準備渡過伏爾加河援助斯大林格勒戰場的畫作。

疲于奔命

疲于奔命
  • 隨著戰場主動權易手,德軍在1943年之后逐漸變成防御方。而面對經過戰火錘煉、黃蜂一般的蘇聯裝甲集群,德國人采取的防御戰術卻截然不同。圖為據守東線的德國黨衛軍“維京師”士兵。

  • 在反攻階段,蘇軍的進攻延續了“泰山壓頂”的特點,力求在人員、裝備等方面占據絕對優勢。曾有人評論蘇軍名將朱可夫,稱其“部隊不達到德軍2倍,坦克不達到3倍,火炮不達到5倍,就絕對不進攻?!閉庵炙搗ㄋ溆行┢?,卻不無道理。圖為描繪蘇軍KV-1重型坦克向德軍發動進攻的畫作。

  • 斯大林格勒戰役后,蘇軍逐步占據上風,但官兵素質與對手相比仍有差距。例如在庫爾斯克會戰時,一支德軍坦克分隊,就切入了2支蘇軍坦克分隊之間,誘使后者自相殘殺,德軍卻全身而退。這種情況下,蘇軍要取得大規模戰役的勝利,必須確?!壩倉副輟背允?。圖為在柏林街頭,蘇軍坦克兵用機槍射擊。

  • 如此一來,就給作為防御方的德軍制造了難題:如何對付裝備和人員數量都占優勢的蘇軍呢?基于對己方裝甲部隊機動能力的自信,德軍采取了一種機動防御戰術。具體講,就是德軍在戰線上建立一個個獨立的強固支撐點,同時在戰線縱深布置強大的裝甲部隊。若蘇軍在主攻方向上突破戰線,己方裝甲部隊就集中力量殲滅突出部之敵,并伺機反擊。圖為1941年行進在巴黎街頭的德軍縱隊。

  • 這種戰術對指揮官和基層部隊的要求較高。第一,要首先判斷準確對手的主攻方向。第二,裝甲部隊在殲滅突出部之敵時,其他戰線要保持穩固,不能再形成新突破口。第三,裝甲部隊要迅速殲敵,防止敵援兵趕到。這種戰法,德軍在西線也頻頻使用。比如隆美爾在大西洋防線上,就把精銳的裝甲師安排在戰線后,盟軍從哪里登陸,德軍就在哪里開刀。圖為隆美爾視察大西洋壁壘。

  • 不過,德軍的防御戰術終歸是一種處于弱勢的“修補法”,一旦作戰指揮、組織協調出現問題,機動部隊的效能就可能大大降低。例如東線的布達佩斯戰役中,德軍精銳的“統帥堂”裝甲師(主要裝備“虎”I式坦克)就被當作機動部隊使用。在蘇軍全線進攻之下,該師“補了東墻補西墻”,疲于奔命。雖然每次戰斗都打得不錯,卻無法改變整個戰場的頹勢。布達佩斯城破之時,該部幾乎全軍覆沒,僅逃出600余殘兵。在西線,隆美爾也因判斷失誤,將重兵部署在加萊,間接成全了盟軍的諾曼底登陸。1944年10月布達佩斯街頭的德軍503坦克營裝備的“虎王”坦克。

  • 客觀地講,二戰后期,東西兩線作戰的德軍出現上述情況也屬必然。當時,希特勒要求德軍各部“據點防守”“把每個陣地變成德國的斯大林格勒”,給前方指揮官造成很大干擾。不少德軍部隊則在“元首的命令”和“司令部命令”之間不知所措。這種歇斯底里的狀態,表明德國法西斯的總體潰敗趨勢已不可逆轉。圖為被圍困在布達佩斯的德軍,征塵滿面,疲憊不堪。

二戰中,由于現代化武器和戰術的巨大殺傷力,防御方先天不足,必須要處于強勢,特別是擁有機動性、戰斗力都較強的獨立打擊集團及足夠預備隊,并依托具備廣闊縱深的防御體系,才有成功的可能。

調查

你認為二戰期間哪個國家防御戰打得最出彩?
  • 0%
  • 0%
  • 0%
  • 0%
投票 投票成功,感謝您的參與

歷史專題